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心·雪念心珠的博客

嘿嘿~回来了呢,终于放下了!

 
 
 

日志

 
 

【原创】《红与黑》形象典型“于连”之我见 “自白书”  

2008-06-22 23:29:15|  分类: 我的诗\随笔\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白书

《红与黑》典型形象“于连”之我见

我——于连,从小生活的维立埃尔城坐落在法国弗朗什-孔泰省,在这里我受到了重要的教育与影响。我出生与木匠索雷尔家,被人们视做卑微的出身,但我并不因此而气馁,我发奋读书并坚信这会改变我的命运。有幸的是,在我幼年时受到伟大的拿破仑将军部下,一个老军医的影响,他教我拉丁文和历史,使我有了崇高的理想。我希望自己将来也身佩长剑,像伟大的拿破仑那样投身军事,争做世界的主宰。但后来我发觉神甫权利更大更受人尊敬,于是我投拜在神甫西朗的门下,钻研起神学,凭着好记心把一本拉丁文《圣经》全背了下来,必要时还能从最后一句倒背至开头一句。这样,到我成年时很容易就得到了一个好的职位,在市长德雷纳家做了家庭教师,但是很快我就看清了市长的丑恶嘴脸,尤其让我无法忍受他对我的诉责与蔑视,为了报复我占有了市长夫人,当事情败露后,我被西朗神甫派往省城“贝尚松神学院”进修,从此我的生命历程又翻开了全新的一页。

初到神学院,我就受到了彼拉神甫的特别关照,也因此而陷入了神学院内的党派斗争,这使我认识到社会的丑恶,连充满神圣气氛的学院都有如此世俗的争斗,我所有的美好幻想荡然无存,于是我开始伪言骄行、忍辱负重的采用两面派手段对抗这种现象。终于彼拉神甫被朝廷的木尔候爵恩惠,介绍他到一个富裕的教区,我也被彼拉神甫介绍到候爵府,担任了候爵的私人秘书。经过几个月的试用,候爵对我十分满意,逐步的交给我一些重要的事,由于我办事出色候爵甚至增予我一枚十字勋章,这使我又看到了许久以前的梦想。在这里,我很快就学会了巴黎上流社会的交际艺术,慢慢地我又得到了木尔候爵女儿的青睐,虽然她过于清高、傲慢,这让我有些讨厌她,但我知道她能带给我社会上好的地位,于是我极力追求着她,同时也想满足我不平等的心灵。木尔小姐虽然刁钻古怪,但她总在我掌控之中。她对我常常主动表示情爱,还主动写信给我宣布爱情,为了考验我的胆量她要我在明亮的月光下用梯子爬到她房间去,我照做了当晚她就委身与我。但是好景不长,当我们再次在书房相遇时她却表示要与我绝交,我气急了摘下墙上的剑想杀死她,她却又因此而同我好起来,但是我稍许表示一点儿对她的爱慕,她就又转为愤怒毫不掩饰的侮辱我,这使我内心即矛盾又痛苦。一次,木尔候爵利用我的好记心,让我列席一次保王党人的秘密会议,他让我将记在心头的会议记录冒着生命危险带出国外,然后留在法德交界的一个城市里等回信。在这个城市里,我得到一位情场老手的指点,他教我假装去追求另一个女性以达到降伏玛蒂儿的目的,我照着做了,果然收服了玛蒂儿的心。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匆匆,然而我的好日子来的愈发快了。玛蒂儿有了生孕,她怀了我们的孩子,候爵也成全了我们的婚事,他增给我们一份田产,还为我授予贵族称号,又寄来一张骠骑兵中尉的委任状,正进一步的改变着我。我的志向看来渐渐成为现实了,我整个人都陶醉在个人野心满足的快乐之中。呵呵……但是,命运又是多么的会捉弄人呀!正当我身穿着军官制服梦想着30岁时坐到司令的位置上的时候,我突然收到了玛蒂儿派人送来的信笺。我的生命历程也因此有了改变,一切似乎都该结束了。信中最令我气愤的是德雷纳夫人向木尔候爵写信揭露我同她原先丑恶关系的消息,这让我不禁恼羞成怒,当既跳上一匹快马拿着身配的一支手枪,赶往维立埃尔德雷纳夫人的住处,我想杀了那个女人!在当地教堂里,我找到了正在向神祈祷的德雷纳夫人,当下我毫不犹豫的对准她连开两枪,德雷纳夫人中枪倒地我也因此而被关进监狱,我当时真希望她是死了。当我头脑稍稍冷静下来,我又立即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悔恨和耻辱,我才发觉我这个下等人胚的所有行径都是那么另人恶心。其实,我这样一个本来就没有社会地位的下等人,想通过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然而不论你怎样用尽心力去做都是毫无用处的,你总会被那些有着优越的社会地位的人想方设法的踩在脚下。只是,有一点让我非常痛心,判我罪的哇列诺夫对社会危害极大,却受不到因得的报应,这难道不是一个颠倒了黑白不分青红皂白的世界么?因此,最后我宁愿选择一死也不愿再生存在这种环境中,我想上帝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裁决的,在那个没有等级差异的世界我才会找到真正的幸福,而不用尔虞我诈的辛苦作戏,这正是我想得到的一种安心。

我决定了自己的去向,心境即刻随之开朗了许多,我了解到德雷纳夫人的那封信是由听她忏悔的教士起草并强迫她缮写的,她并不怨恨我用枪射杀她,我们彼此饶恕了对方,这使我极其欣慰(她没有死只是受了轻伤),我其实是爱她的是不愿伤害她的。至于玛蒂儿,她却忙着为我四处奔波,她要做什么没人能猜的到,但我死后有一点是不用怀疑的,她一定会按照她心目中自小就形成的梦想——按照她景仰的玛嘉锐特皇后的方式——亲自埋葬自己心爱情人的头颅。哦,天啊!想到这儿就使我受不了,她是要将我分尸呢!想到,死后尸首都不能合葬一处我就讨厌玛蒂儿。我对她的狂热一点也不感动,恰恰只剩下几分愤怒,但我又希望她能因此而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其实,最使我痛心的是父母兄妹自我生下来以至踏入社会之后,从来未关心过我,现在我就要永远离开他们了,却没有一个人来看我最后一眼,难道我真是这个社会的弃儿么?

我本质上是纯真、善良的并且有一颗极强的自尊心,但这个现实的社会常常逼的我没法“直”,我的人性在这颠倒黑白的的风气下被扭曲了,为了反抗命运、为了对抗社会,我不得不往上爬,攀龙附凤煞费苦心的博得主子的欢欣,企望能够因此得到提升。然而无论怎样我始终都只能成为“局外人”,只能是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因此我极力想脱离这个污浊的世界,回到那个绝对公平的世界……

唉!这就是我,一个即将死去的有理想、有心志,不满现状追求平等,富有反抗精神的“理想型”青年,可悲、可叹的“自白”。我要以此来警示那些曾经也极富幻想的青年们——正视现实吧!莫彷徨……

于连·索雷尔

1830XX

  评论这张
 
阅读(55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