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心·雪念心珠的博客

嘿嘿~回来了呢,终于放下了!

 
 
 

日志

 
 

【转帖】经典的姐弟通信,会让你羡慕哦~  

2008-03-23 01:19:29|  分类: 小品文-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弟弟的通信

 

南朵

 

  姐:

  您好,现在忙吗?

  您一定想不到我这封信的内容。您看了我写的东西,以为我很坚强很老道似的。其实我的内心极为脆弱,而且一直带着孩子气。

  我一直很虚伪,除了短暂而美丽的童年在我没有意识到卑微的世俗出身时,我才是真诚而热烈地生活着。那时常常因看见蓬头诟面的乞者而偷偷落泪。我甚至不敢看悲剧。每次电视里有儿媳不养婆婆的情节,我的心就非常的疼。我的心那时容不下半点肮脏。

  人是很可怜的。他所生存的世界是个染缸,只要是人就难逃被污浊的恶运。我现在看见了人丑陋的必然性。当我快乐的时候,一定有人伤心;当我享受的时候,一定有人为了几口干饭或四处奔波或摇尾乞怜,这一切难道不与我相关?我真的面对自己的时候,发现我时时事事都在犯罪。我身上的衣服,我浪费的粮食,都是血汗,更何况我犯的罪远比这些宽泛得多。而我之所以犯罪,主要是来到这个污浊不堪的世界,而当我意识到自己的罪恶、肮脏丑陋时,已经被污浊得无力摆脱。所以我特别认同鲁迅那句话,大意是,倘使造物主也可以受谴责的话,那他把人真是造得太滥了,毁得也太滥了。鲁迅说他看透了造物主的把戏。我相信他是真诚的,不是另有所指。他没有信仰,只能在野草中盛放他那带着累累伤痕的灵魂。

  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的精神个体愈是强大,所受的伤害与自身承担的痛苦也愈重,到最后必然是内心的不堪重负。鲁迅的刻薄,离不开他内心的体验,很大程度上不是世俗战斗的要求。中国人的文化环境是没有信仰的,对于发现灵魂的人,这是一种普遍的可悲。贝多芬在完成向可怜的人类吹嘘勇气的使命时,一面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一面发出“神啊,救救我吧”祈祷。如果说精神巨人都是痛苦的,那么西方人要比中国人幸运得多,只有中国人才会选择“人啊,你当自助!”尼采是很特别的一个,我怀疑他并没有疯,他说“我是神,打扮成这样”有九分是真实的。这个宣布“上帝死了”的人最后还是有所归属。他是神,他自身的神性带走了那个有限的人性。

  我现在静下来的时候,就要面对自己的悲剧。我离灵魂的生活太远了,它是一只纯净易碎的玻璃杯,必须逃出人世的纷忧杂乱。实际上一个人必须有外在的支持才能在世俗社会强大起来,也就是说灵魂的自我必须有所依附,有所栖息,才能接受在世俗的战斗中将千疮百孔的躯体包藏。我渴望自己强大,所以我特别需要一个灵魂的包裹。这个包裹不是上帝,我请求姐姐包下我这颗易碎的心。人是很黑暗的,我也是如此,我可能无法驱除自己的罪恶,但我仍有一些世俗的努力,我要为一部分苦难去挣扎,尽管有时我也在制造苦难,我估计自己是配不上自己所经受的苦难了,这是我内心的软弱。我特别需要寻到一颗纯净的可以包容我的黑暗的存在。姐姐,你的笑声象春风一样吹散了我心中久积的阴云,我想把最真实的我,平时不敢示人是我放在你那,当我犯罪的时候,我希望有个存在很明白地对我说:“宽恕你了,起来吧!”

  我想起了没有姐姐的海子。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姐姐,我很想你!

  弟:阿勇

2002.1.22于北京

 

 

  弟弟:

  你好!

  读到你信,我思考了两天,迟迟无法动笔回信。你的信握在我的手心,象是握着一枚炽热的炭火。深深的哀悯与惆怅无时不在紧攫我的心。弟弟,你诉说的哪里是一个24岁年轻生命的体悟,我分明嗅到一股异质的、抑郁得太沉太久灵魂的悲泣。我不能想象一个如此年轻的生命竟然长时间地负载着一个沉重而幽远的生命主题,寂寞地走了这么久。你的那些对生之切肤之痛,对人性的幽暗幻灭,无一不深深烙印在我心中。好弟弟,我们都不是强健的人,但姐姐能够完完全全包容你,包容你这颗与世俗人生搏斗了好久好累的一颗敏感易碎的心!

  知道吗弟弟,你身上蜇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强烈的诗人气质,所以你才总会被这个丑陋肮脏的世界深深伤害,即使少年的你便咀嚼着一份特行独异的孤寂。诗人的天性是爱,真正的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无一不领受满身的疼痛。于是你才会有那么强烈的自尊,那么深重的自省,那么几近极端的罪恶感和忏悔意识。我相信只有生性高贵的人,才会拥有这样的素质,我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还是不幸。

  你说,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的精神个体愈是强大,所受的伤害与自身承担的痛苦也愈重。对于发现灵魂的人,这是一种普遍的可悲。此言极是。从你喜爱的鲁迅身上,从一大批现当代思想者走过的曲折之路去探询,几乎无一逃此噩运。人的生命是遵循能量守恒的,一个必须在内心积蓄强大精神力量以对抗黑暗现实的人,生活中他们往往脆若苇草,不堪一击。这是不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大智先贤者无可逃遁的宿命?

  弟弟,姐姐明白你,明白你眼里为什么有那么多与你年纪不符的深切的哀痛与悲悯。我感到幸运,我由此触摸到了一颗高贵的心灵!弟弟,记得你的那句响彻天宇的声音:“我要走出民族的立场,我要担当人类的苦难,我一定要这样做!……”懂得你,姐姐懂得你那时刻准备以义无返顾的姿态,以不断积蓄的强大的精神人格来对抗黑暗、济世扶弱、拯救苍生的博爱之心。这是一种多么伟大的情感!弟弟,姐姐愿与你同行,与您共同担起这份天赋的苦难!你的那篇关于人道主义的宣言多么好啊,至今还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我知道惟有高贵而圣洁的心灵才会滋生这样的情愫,惟有博大而直通天地的胸怀才会毅然以一个柔弱之身担当起全人类的苦难。弟弟,你才24岁,就决计将一己之躯搁上通往人类和平与幸福的天平,我要问你,你如此深切的圣爱如此广博的悲悯来自哪里?

  尼采说,天才都是病态的。如是我才更理解你,弟弟。不是你离灵魂的生活太远,是这个时代的人们本来就断然失去了灵魂的生活,精神的追索。我每天看到的是满世界无处不在演绎的媚俗的活标本,那么多及时行乐的活出良好感觉的人,我在心里为你这样的思想者深深悲哀。我看到10多年前一个柔弱的中国青年嘶声吼出的“耻辱”,听到一个大学生痛心疾首地扛起“知识分子的文化使命”,呼唤要“在民间形成一股良知的力量”……这些振聋发聩的声音,几近泣血的呐喊,有多少渗透到真正的民间,渗透到真正的低层呢?近读鲁迅,更感一股彻骨之寒。中国的启蒙之路实在是太遥远太艰难。这无疑是我们民族长期以来对文化屠戕的结果。知识分子常常谈良知,谈拯救,我感到这种讨论也总在与真正的被启蒙者形成断层。弟弟,目前我感触最深的不再是体悟人性的暗昧与幽深,忧愤冥冥中命运的多蹇,我想,作为一个逐渐觉醒了的坚持人文主义立场的准知识人,我生活在广阔的民间社会中所每每触目惊心的愚昧现实,就是:拒绝启蒙。

  在中国,走精神战士的路从来是艰难的。认清了这一点,我们才会握紧相执之手,在这个寒冷的世界,献出每一份温暖的力量,执手迈向明天。一位我尊崇的学人说过:人有限的快乐就是做一个思想者!是的,为了实现索尔仁尼琴预言的那个“伟大的秘密”,思想着的人,哦不,我期待所有的人们都选择那个向上向前的生命取向与姿态!

  摩罗在《面对黑暗的几种方式》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言说,为我们指出了一条创造的方向,一个精神战士寻求精神出路的可能,我以为是值得我们咀嚼并践履的。他说,在我们的视野里除鲁迅之外,在张中晓与顾准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伟大的人物,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构成一种独特的人格范式,鼓舞着我们去面对无穷无尽的黑暗。当我们想起哈维尔和索尔仁尼琴那样的人,可能会象想起鲁迅一样怦然心动。我们这些软弱无力的生命,只有将历史上所曾出现过的一切伟大的生命与人格作为我们的精神资源,我们才可能活得有力一点。作为一个精神如此贫弱的民族,只有将人类所产生过的一切文化财富都纳入自己心灵之中,才可能获得广阔一点的精神空间,才可能着手去寻找人类的精神出路。否则,无论作为个人还是民族,都只能在永恒的黑暗与下流中无望地挣扎和堕落……。

  弟弟,想说的话还很多,你的信牵出了我心中好多的问题,还有好些是目前浅陋的我没法想清楚的。目前,我最希望的是你能有一个好的读书、思考、写作的环境,你所拥有的一腔伟大的情感和你身上流淌着的炽热的爱的血液会成就你的明天!你是金子,应该把你放得更高远些,你会在这个世纪之春收获你那一束思想的辉光。

  真的,姐姐期待你!

  姐姐

  2002.1.30于重庆 

  “真名原创,转载请注明真名网 http://true-name.org/。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