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梅心·雪念心珠的博客

嘿嘿~回来了呢,终于放下了!

 
 
 

日志

 
 

【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2008-12-21 23:45:49|  分类: 我的视频和相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ū tú
    於菟本意
  “於菟”是一古词,早在《左传·宣公四年》中记载:楚人为乳谷,谓虎於菟。
  《辞海》:“於菟,虎的别称”。
  《辞源》中解释:今湖北省云梦县址古称於菟。与这一称谓有关的故事中讲述,楚国著名的政治家令尹子文是个私生子,被丢弃在云梦泽这一地方,被一只母虎抚育长大,其名豰於菟(gou wu tu),当时楚国称老虎为“於菟”,把喂乳叫“豰”,意思是“虎乳育的”。。因而这地方被称为於菟。
  土族至今仍保留“於菟”这一对老虎的别称以及驱“於菟”的习俗,是土族傩舞与巴楚文化间有关联的一个现实佐证。关于虎的崇拜,还有许多民族文化间的关联,如彝族崇黑虎,而彝族的先民与氐羌有着密切的联系。土族的先民中也与氐羌有融合之处,土族所处地也属于古羌人地区。
    於菟(地名)
  1、位于重庆老城西的佛图关,以前称浮图关、於菟关、虎关,均是虎的意思。其根由是,古代三苗一支溯长江西进到达今浮图关,因为此地在山岭脊梁,悬崖绝壁,易守难攻,形似老虎把守,因此以"於菟"命名此地。后来,古代楚人攻占此地,命名"於菟",意为"虎牢关"。
  2、《辞源》:今湖北省云梦县址古称於菟。【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 梅心·雪念心珠 - 梅心·雪念心珠——博客
    於菟习俗
  《跳於菟》传统民俗仪式,是古羌部族虎图腾崇拜的一种遗俗。关于"於菟"习俗的历史渊源,有楚风说、羌俗说、本教仪式说等多种观点,民间也有多种说法。 主要有:
  (1)“於菟”属于古楚巫舞,是楚人的崇虎傩俗,随明代军队戍边屯田而传入青海同仁说。此说认为,“於菟”舞应为春秋时期的楚文化遗存。此说除从名称断定外,还可以从楚国盛行巫风来考证。《汉书·地理志下》载:楚俗"信巫鬼,重淫祀",由此可见楚国巫风之盛,较同期其他各国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先祖用来祭山神祛妖求吉的"於菟"舞,从现代形式和内容都含有楚国楚风的绪余。梁代江陵人宗懔编撰的《荆楚岁时记》中载,楚人逢年节有"门画与虎"避邪之习俗,此说虽不能完全说明楚人有无崇虎之情,但可以说明有以虎作为镇妖兽是一可信的证据。
  (2)远古生活于青海的古羌人崇拜虎图腾的遗绪之说;
  (3)也有土族崇虎源于内蒙草原,随迁徙而带至同仁土族之说。
  概言之,“於菟”起源的究竟,还需进一步作大量、多方面的考察与研究。【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 梅心·雪念心珠 - 梅心·雪念心珠——博客
    哪里还能看到於菟习俗
  青海省黄南州同仁县年都乎村,每年农历十一月初五至二十日,都要进行驱魔逐疫的《跳於菟》(wu tú)—— 即“跳老虎”活动。於菟活动包含念平安经、人神共娱、祛疫逐邪等仪式。於菟又是舞者的称谓。仪式开始时,名为於菟的舞者在赤裸的上身绘上虎豹图案沿村进行表演,挨家挨户跳舞。土族於菟舞流传至今已有数百年历史。
  其实,於菟的活动是从前一天夜里开始的,村民会在后山上点起篝火,进行"邦祭"的活动。首先是请神,在天亮时分,把二郎神的轿子从二郎神的庙里请到要举行邦祭的人家里,在“拉哇”(即法师)的带领下进行祭祀,在祭祀的过程中,由拉瓦挑选表演於菟的人员。祭祀结束后,青年男女就可以自由地唱起拉伊,谈情说爱,而长辈们则需要回避。
  天亮后,家家户户每个人都会用清水洗头,洗去污垢,以求得健康、平安。中午时分,被挑选跳“於菟”的小伙子便一起赶到村里的二狼神庙开始做活动的准备,扮成“於菟”的小伙子脱光上身、挽起裤管,由村里的画师用锅底黑烟在他们的脸、上身和四肢上都画满虎豹斑纹,还把头发一撮撮扎成毛刷状,以似愤怒状的老虎。他们各个腰挎长短刀刃,两手各持一根粗树枝,枝上粘有白色带经文的符纸。於菟装扮就绪后,便在头戴五佛冠的巫师“拉哇”带领下到山神庙中跪拜诸神,由“拉哇”击鼓诵经祈求神灵保佑全村平安并授予“於菟”以神力为各家驱魔除疫。此时,长老不断给众“於菟”灌酒,以达到抵御寒冷和促使“於菟”酒醉晕迷进入应有境界。在“拉哇”向众“於菟”传达神灵的旨意后,“於菟”从此不再说话而成为驱魔的“神虎”。
  装扮完毕两只大“於菟”和6只小“於菟”,开始先在庙前广场上围圈疯狂地跳起“虎舞”,以示神虎之威风。“虎舞”的动作凝重而古拙、豪放而粗犷,充分显示着古羌人因崇虎而模拟老虎姿态的遗存。“虎舞”以节奏性很强的锣鼓作为伴奏,轮流提单腿向前蹦跳。并配合手握长树枝的双臂或静止不动或反复上举或左右开合等姿态组成舞蹈的基本动态。
  表演快要结束的时候,传来一阵火枪和铁铳的鸣响,小“於菟”们停止了舞蹈迅猛地奔跑下山,开始进入各家进行驱魔。而另两只大“於菟”则在后面边依然按照锣鼓节奏跳着“虎舞”伴随“拉哇”和一名锣手一起舞下山去。
  於菟”进入村里,就翻墙进入村民家,可以肆无忌惮地搜寻食物,并将这些食物衔于嘴中,摇头摆尾,做老虎吞食状。如果家中有生病的人,“於菟”就从病人身上跳过去,以示把病魔驱走。每家每户家中都会准备好给“於菟”的馍馍,也会煮好羊肉给“於菟”吃,“於菟”进到哪家是随机的,他们一般不会刻意选择,所以,在年都乎村,“於菟”活动又是一种增强团结,促进友谊的纽带。
  
  於菟们从人家翻越出来后,汇聚在村里的巷道口,村民们将准备好的中间有孔的馍馍穿在於菟们手持的棍子上.吃饱喝足后,於菟们聚齐在一起,在法师的带领下沿着村庄边舞边跳。
  这时候,人们鸣枪,巫师再次颂经,驱赶於菟。扮演於菟者在逃窜到河边以后,砸开河面上的冰,然后用水洗去身上的虎豹花纹。在回来的路上,人们燃起一堆火,让他们从火上跨过去,表示这时候妖魔邪恶已经除去。
  
  从"於菟"的舞蹈形态来看,它是一种原始拟兽舞在当代土族民俗活动中的形态表现。拟兽舞与原始人的狩猎生活紧密相连,是原始舞蹈中最常见、最有代表性的舞蹈形式。年都乎土族的"於菟"舞则完全失去了狩猎生活的那种功能,成为当地民间祭祀活动中的重要内容,它的全部意义是"驱魔逐邪,祈求平安",它是原始人万物有灵的宗教文化观念在民间艺术中的遗存。【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 梅心·雪念心珠 - 梅心·雪念心珠——博客
    文化遗产保护
  2006年5月20日,土族於菟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於菟怎么会流传到青藏高原的青海一山村?
  楚风说认为:"於菟"虽是属于楚风古舞,是楚人信巫崇虎的遗迹,那么怎么会流传地处青藏高原的青海一山村呢?有以下几个阶段的历史变迁可做依据。其一,从历史上看,同仁地区在古代为边关要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据史书载,自秦汉以来,多有军队戍边屯田。其二,明初又有江南移民移居此地,这在五十年代末在年都乎村发掘大明时期的文物王廷义石碑就可作证。(考古专家认定王廷义为大明时戍边屯田的有一定官职的人物)其三,据传说,禹王治水曾率部到河州(今甘肃临夏)循化、同仁等地区巡察水情。综合上述情况, "於菟"舞是随历史的变迁从江南楚地或楚人后裔巴人住地流传而来,在村民祭山神习俗中,由巫觋传承沿袭保留至今。是楚风舞蹈的活化石,也是楚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 梅心·雪念心珠 - 梅心·雪念心珠——博客

【转帖】高原远古舞又见传人——作者:马盛德

  “於菟”(WUTU),是生活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隆务河畔的年都乎村土族人的一种祭祀舞蹈。这是一种十分古老的民俗活动,距今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在这种舞蹈中有一些带有原始文化观念的民间舞蹈形式,所以它被人们称为人类艺术史的“活化石”,是我们研究人类艺术发展的形象而生动的活资料。这种遗存现象在中国少数民族的民间舞蹈中表现得最为突出,比如:反映原始人类生殖崇拜的土家族舞蹈“毛古斯”;反映原始狩猎生活的鄂温克族舞蹈“跳虎”;表现远古战争氛围的景颇族舞蹈“刀舞”、羌族舞蹈“销甲舞”、藏族舞蹈“锅哇”等;表现火崇拜的鄂温克族舞蹈“簧火舞”、独龙族舞蹈“剽牛舞”以及反映远古人图腾崇拜、信奉万物有灵宗教观念的“萨满舞”等等。这些舞蹈曾经引起了很多中外学者的广泛关注。而位于青藏高原东南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境内的土族舞蹈“於菟”,对于人们来说还较为陌生,可谓知者寥寥。

锅灰和辣椒面装扮出舞者

  “於菟”一词,在汉语典籍中解释为“虎”。位于青海黄南同仁县隆务河畔的年都乎村,是一个有223户人家、1200多人口的土族自然村。周围都是藏族,因此,在宗教信仰、生活习俗、民族语言、服饰等方面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藏族文化的影响,尤其在宗教信仰方面,她们接受了藏传佛教。“年都乎”这一村名为藏语,意为“霹雳炸雷,消除魔孽”。这似乎反映了该地区从前一片荒芜,无人居住,是年都乎土族人开始到此开拓,好像一声炸雷炸开了一片新天地。或许是这一名称的缘故,这里的土族群众在每年农历十一月二十日举行较大规模的驱魔逐邪的祭祀活动,土族民间将它称为跳“於菟”。据该村的老人们讲,这种跳“於菟”的祭祀活动多少年从来没有停止过。

  每年农历十一月二十日清晨,年都乎村的土族百姓都集中在该村寺院里进行诵经活动,当时辰到正午时,每家的男主人集中到山神庙举行敬神和煨桑仪式。山神庙内供奉的是土族的保护神“二郎神”。“煨桑”是土族和藏族地区常见的一种祭拜形式,信徒们在不同规格的煨桑炉内放置松柏枝、用青稞磨制的炒面、酥油和白糖等物品,然后点燃,煨桑献祭。“煨桑”滚滚,飘向天穹,带去人们真诚的祈愿,祈求神灵的保佑。

  “於菟”舞是由七名男青年表演的,舞者在表演前要做一番特殊的准备工作。首先脱光上衣,将裤腿卷到大腿根部,赤身露腿,用红辣椒面和煨桑台中的炉灰涂抹全身。然后,本村的化妆师一 一化妆,化妆颜料是锅底黑灰和黑色墨汁。化妆师将这些舞者面部画上虎头状脸谱和虎皮斑纹,腿部则画成豹皮斑纹,背部呈水纹状。头发上扎如刷形,朝天立起,似虎狂怒状。此外,还将羊肠洗净后用角吹起挂在脖子上。舞蹈时舞者双手各执一根长约2米的树枝杆为道具,树枝上端系有书写镇邪之意的经文白纸,在“拉哇”的带领下来到山神庙内向神跪拜。“拉哇”是藏语,意为神人(与法师、萨满巫师属同类人物),他是整个祭祀仪式的主持者,在村内威望很高。这一角色扮演者的资格是靠严格的家族传承下来的。他头戴五神帽,手持单面羊皮龙鼓,神情十分威严。

  山神庙的跪拜仪式有严格的程序,首先由“拉哇”磕头三次祭拜,而后击鼓诵经,向神祈祷。此时众“於菟”在山神像前单腿跪地倾听,庙主给於菟们备酒。此时的酒有两种意义:首先适量饮酒可以起到驱寒的作用;其次作为一种宗教祭祀舞蹈,表演者需要进入一种特殊的情绪之中,酒可帮助他们达到一种迷狂状态,在迷晕中接近神的境界。而后,“拉哇”开始讲话,向众於菟传达神的旨意,赋予神力,於菟从此不再与人讲话,并成为驱魔逐邪的神虎。 驱妖除魔享受供品

  众於菟在听罢诵经后,随着“拉哇”的锣鼓声来到煨桑台前转圈跳舞,以示神力。此时,突然几声枪响或鞭炮数声,众於菟在“拉哇”的锣鼓声中排成纵队跳起虎舞,与村民一道快速地下山进入村庄。这时的村庄里,家家院门紧闭,院内摆放着各种食物,每年的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煮肉、做圈馍,备酒及果品等献给於菟们。众於菟到达村内后,“拉哇”和两个老於菟在村口或巷道里不断击鼓起舞巡视,以防妖魔逃去。另5只小於菟则跑遍每家每户,驱赶村民家中的妖魔。特别指出的是,於菟进入村民家中时不许从大门进入,而是翻墙越入。於菟进院后不断在各房间跳来窜去,驱赶妖魔,他们见肉就叼,见馍就拿,享用人家专为他们准备的供品。而后把数个圈馍套在手中的树干上,口中叼着大块生肉,又翻墙越院至另一家。在村民们看来,於菟从谁家拿走或吃了任何东西,都被认为是驱走了隐藏在自家的妖魔,预示着来年人畜平安、吉祥。万一出现谁家被遗漏时,主人家会主动将备好的食物送给於菟们,以示於菟已经光顾此家,并带走了家中的妖魔,使他们度过一个吉祥之年。在仪式进行当中,家中如有患者,见於菟到来时都要卧地,让众於菟从患者身上反复跨越数次,意示驱除身上的病魔,以期早日康复。

  当於菟们转完整个村子,已接近太阳落山时,“拉哇”与两个老於菟站在村内巷道中,一边敲锣打鼓,一边接受村民们的大饼、牛羊肉、白酒等供品。驱除了全村妖魔之后的於菟们这时手持串满圈馍的树杆,口叼鲜红的生肉,以“垫步吸腿跳”的动作舞向村口。此时,观赏的村民们齐放鞭炮,於菟与村民们一道欢呼驱魔逐邪的胜利。而后,众於菟们在鸣炮声中快速冲向隆务河畔,在河面上凿开几个大窟窿,用腊月冰冷的水洗去全身的虎纹。这冰水不仅洗去了於菟们身上的图纹,更重要的是洗去了全村百姓家的邪气。与此同时,“拉哇”在村外河滩诵经焚纸,表示将妖魔彻底烧尽。河边的於菟洗净全身后,穿起衣服暖身,然后将村民的供品平分,其中,部分供品则被倒进隆务河内。至此,整个祭祀仪式全部结束。这一天晚上,於菟的扮演者一律不能回家,以前他们在隆务河边的水磨房里度过一夜,现在一般到村子附近的水电站或其他地方过夜。

原始拟兽舞舞到今天

  “於菟”的舞蹈语汇与节奏相对单一,“垫步吸腿跳”是整个舞蹈的主干动作,因舞者双手持约两米长的树棍,所以上身及手势动作较为简单。腿部动作的跳跃幅度与动势,要随其舞蹈情绪的发展、变化而变化。从“於菟”的舞蹈形态来看,它是一种原始拟兽舞的遗存在当代土族民俗活动中的形态表现。我们从人类艺术的发展史中可以得知,拟兽舞与人类的狩猎生活紧密相连,拟兽舞也是原始舞蹈中最常见、最有代表性的舞蹈形式。在狩猎舞蹈中,舞蹈者通常就是日常参加狩猎活动的生产者,他们身着兽皮或挂饰兽骨和牙齿,模仿野兽的动作姿态和猎取野兽行为过程,这些模拟野兽动作直接孕育了各种拟兽舞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鸟兽跄跄”、“凤凰来仪”等就是我国古代典籍中对这类舞蹈形态的准确描写。随着人类历史的不断发展,这种具有很强的功利性和实用意义的舞蹈形式,逐渐成为人们宗教祭祀仪式和民俗文化活动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指出的是,年都乎土族的“於菟”舞则完全失去了狩猎生活的那种功能,成为该民族民间祭祀活动中的重要内容,它的全部意义是“驱魔逐邪,祈求平安”,它是原始人万物有灵的宗教文化观念在舞蹈中得以遗存的民间艺术形式,整个舞蹈自始至终充满了深邃的图腾文化色彩。

  对年都乎土族“於菟”舞的文化渊源问题,目前有两种看法。或认为是楚风古舞因屯边的江南移民而流传至此;或认为是古羌人氏族部落崇虎图腾意识的曲折反映,是古代羌族文化遗存。尽管学者们对此都有详尽的论述,但还是有着重重疑点,比如从“於菟”的舞蹈语言、表演风格、表现形态以及整个舞蹈的表现形式这些艺术的本体方面,找不出任何受藏族舞蹈影响的痕迹;屯边的“内地民人”是否就是“楚风”一带的汉族人;跳“於菟”的风俗,在同仁县隆务河畔的几个土族村庄中惟有年都乎村有此传统,其它邻近土族村并无跳“於菟”。“於菟”舞是一个极具人文价值又很独特的文化现象,这一现象的谜底究竟是怎样的,还有待于深入地考察和研究。(稿源:中国艺术报)

【拼合】“於菟舞”见证之旅 - 梅心·雪念心珠 - 梅心·雪念心珠——博客

自上而下关注“关注於菟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